被“嫌棄”的方洋洋一生

澎湃新聞高級記者 沈文迪 實習生 馬婕盈 楊臻 汪航

2020-11-24 19:21 來源:澎湃新聞

字號
在方莊村人的印象裏,方洋洋總是穿件舊衣服,在家門口四處走動。她的兜裏塞滿了零食,水果、瓜子和糖……她一會蹲在石頭邊嗑瓜子,一會坐在木頭墩兒上看村裏人來來去去。
洋洋愛笑,碰上相識的人,她會甜甜地叫一聲,“伯伯”“嬸嬸”。
但她似乎沒有太要好的朋友,偶爾會和村裏的孩子玩鬧在一起,分享兜裏的糖果。她生得白淨、秀氣,身形又高挑,村人都很喜歡她。
在距離20歲生日還有26天時,洋洋出嫁了。她披着白色婚紗,穿着喜氣的紅色夾襖,在全村人的注目中,離開了方莊。
從此,村裏人很少看到她了,也很少會想起她——如果不是三年後那個在深夜傳來的死訊。
初冬的霧氣籠罩了整個方莊村,顯得悲傷而寂寥。方洋洋的故事就從這裏開始。洋洋的照片。澎湃新聞記者 沈文迪 翻拍

洋洋的照片。澎湃新聞記者 沈文迪 翻拍

【菜鳥集運香港】
“這個人是誰呀?”(指着洋洋的照片問楊蘭)
“洋洋。”
“洋洋是誰?”
“俺的閨女。”
“洋洋在哪呢?”
“死了。”
“你想不想她?”
“不想。”
“你閨女你不想嗎?”
(沉默)
方家人説,2019年3月31日,方洋洋遺體火化,楊蘭有些木然,她到處走來走去,從兜裏掏出水果瓜子吃,餓了就去蒸饅頭。方家正屋的炕,楊蘭睡在這裏。澎湃新聞記者 沈文迪 圖

方家正屋的炕,楊蘭睡在這裏。澎湃新聞記者 沈文迪 圖

看到家裏來人了,楊蘭會拿煙給人抽,問來人餓不餓,要不要吃包子。她話不多,怯生生的像個孩子。
眼前這間房子是2016年靠政府補助蓋起來的,除了一台冰箱和一架空調,幾乎沒有值錢的傢俱。楊蘭和方天豹分別住在南北兩個屋裏。那會洋洋還沒出嫁,她就住在西邊的一個小房間,除了一張牀,都是凌亂擺放的雜物。
在洋洋死後,方天豹燒掉了她的一些遺物,然後鎖上房門,不再輕易打開。家人們又給她配了陰婚,在春天來臨之際下葬。
也許這一次,再也沒有人會欺負她了吧?方天豹坐在洋洋曾經睡過的牀上。澎湃新聞記者 沈文迪 圖

方天豹坐在洋洋曾經睡過的牀上。澎湃新聞記者 沈文迪 圖

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責任編輯:黃芳
校對:施鋆
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關鍵詞 >> 虐待致死,山東,德州,方洋洋

相關推薦

評論(226)

熱新聞

澎湃新聞APP下載

客户端下載

熱話題

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